第三章瘋狂的性慾歡樂

第三章 瘋狂的性慾歡樂

俊介從美麗的成熟女人性感的下體,一下子就脫下小小的三角褲後,忍不著把沾滿甜美蜜液的部份緊緊壓在鼻子上,陶醉在女陰的芳香 。

「啊!!饒了我吧!我太難為情了,俊介,求求你,不要看我!」

從美麗的嘴 發出的悲痛哭叫聲,使充滿邪淫念頭的少年腦海產生快美的猶豫感。

「俊介,現在給你看,這是你母親淫亂的偷過男人的淫洞!」

原島這樣說者,把手插入因為羞辱瘋狂扭動的屁股下面,用力分開充滿喜悅蜜汁的玫塊色陰唇。

「不要...饒了我吧!」

皮鞭又在屁股上抽了兩次.從屁股在痛苦下的美麗少婦的嘴 終於發出禁忌的話。

「俊介......看媽媽的陰戶吧!」

少年被慾火燒成充滿血絲的眼睛,盯在美麗母親的身體上。

那是在沾滿汗水和蜜液的濃密黑色恥毛中發出光澤的秘唇。

「俊介,看到沒有,那個硬硬突起的淫邪的肉豆,像媽媽這種好色的女人,就會用這個東西犯罪。」

這個時候紗夜子的陰核比剛才俊介用手指玩弄時更充血肥大。

原島在妻子的耳邊小聲說了幾句話,又高高地舉起皮鞭。

「我不能作出那樣無恥的事!」

皮鞭又發出兩次可怕的聲音,在大腿後面的嫩肉上印上兩條紅色的痕跡,強烈的疼痛使紗夜子的身邊發生痙攣。

「快來玩弄媽媽的陰戶......讓我洩了吧!」

含著眼淚像吐血般的叫出來。

少年這時候,在這美麗女人的充滿淚水的眼睛 ,發現了充滿為被虐待狂歡喜的陶醉表情。

「還有...... 面也挖弄吧!」

強烈的羞恥感已達到極限,從嘴 發出的聲音微弱而斷斷續續。

當少年的手指毫不留情在這個女人的恥孔和突起的肉洞上折磨時,原島的手指插入肛門 ,在哭泣的紗夜子雪白的脖子上親吻。

「啊!不行了......饒了我吧!你快叫他停止!.,讓我到床上替你履行作妻子的義務吧!」

俊介熟悉一切的手指完全把肉芽的包皮剝開的剎那,紗夜子瞪大眼睛發出尖銳的叫聲,就像臨死的野獸顫抖地將上身向後挺起,屁股向後彎,用大腿和陰唇把少年殘忍的手指夾緊的同時洩了。

充滿魅力的美麗少婦在充滿情慾的感覺下,被扮演兒子角色的英俊少年用手指使她洩身的喜悅感,在美麗的臉上完全表達出來。

這個有被虐待狂的女性,痛苦和快感經常是相隔一條線,隨著恥辱和痛苦的增加,快感也相對的高深。

「俊介.....、不要看......媽媽太卑鄙了.......求求你......用你的手來處罰我吧。」

「我確實和那個人通姦......可是你要相信我......那是我被綁起來,在強迫的情形下做的事」

俊介看者用顫抖的哭聲向丈夫哀求的紗夜子悽艷的美貌,在喘息中不停起伏的豐滿乳房,在強烈的慾望下扭動的屁股,他的手捏住粉紅色的敏感乳頭慢慢玩弄。

「媽媽是骯髒淫亂的變態女人!趕快在我面前接受爸爸的處罰吧。」

俊介的手指繼續享受粉紅色肉球的觸感,很流利地說出這樣可怕的台詞。

「俊介,說得好,你的母親還不如賣淫的臭女人。爸爸讓你看到這樣的女人會受到什麼樣的處罰。」

原島冷漠的說完後,就抓住悲悽的美麗妻子的手,粗暴地拉到兩根粗大柱子中間,很快就把雙手和雙腳綁在柱子上。

這是在他看的色情書 一定會有的,使女人變成完全沒有防備,能散發出悽慘之美的非常刺激的姿勢。

單眼照相機的快門聲不停地響,從各種角度捕捉紗夜子成熟的裸體鏡頭。

「今晚的老闆娘實在太美了!」

一面拍照有被虐待狂的女人各種鏡頭,女攝影師玲奈田一面發出激動的口吻說。

「你流出這樣多的浪水,沒有羞恥的女人!兒子給你摸得那樣舒服嗎﹖」

隨著毫不留情的怒罵聲,原島的手在有彈性的豐滿乳房上連續毆打十次,用另一支手殘忍地挖弄剛才在兒子的指奸下屈服的陰戶,同時用力扭動突起的肉芽。

慘叫聲雖然使紗夜子的嘴唇顫抖,可是誓言接受淫虐的她沒有再哀求,雪白的乳房很快出現鮮明的紅色手印,便她扭起性感的舞蹈。

少年從斜後方陶醉著看著在痛苦和快感中扭動的屁股和大腿,以及像呼吸一樣的不停蠕動的暗紅色後門的花蕾。

已經有大量的陰液流出到白色大腿的內側,在強烈的燈光下發出光澤。

「俊介,拿皮鞭給我。」

把一條有重量感的 麵包有鋼絲的德國造騎馬用皮鞭交到原島的手 時,少年的眼睛發出殘忍的興奮光澤。

紗夜子用古典芭蕾鍛煉出來的有美妙曲線和彈性的屁股,是為鞭打與肛門姦淫的快樂存在。

「你等著看吧,我要把這個淫亂的屁股打裂開,媽媽是最喜歡這樣的,對不對﹖紗夜子。」

原島狠毒地這樣說完之後,把兩根手指插入濕淋淋的肉洞 ,用姆指在勃起的陰核上用力旋轉,同時右手舉起皮鞭。.

紗夜子閉緊美麗的嘴,臉上出現陶醉的表情,閉上充而淚水的眼睛。

皮鞭抽在美麓的屁股上時,女人的裸體雖然挺直而僵硬,激烈顫抖,可是閉緊的嘴幾乎是倔強的沒有張開。

原島對少年露出得意的笑容,然後連續用皮鞭抽打為了疼痛顫抖的豐滿屁股上,插在肉洞 的手指也更猛烈挖弄。

看到一條條血痕般的鞭痕,少年用陶醉的眼光凝視,同時下意識地用力抓緊自己的肉棒。

每打一次,紗夜子無言的苦悶會增強,折磨充滿淫液的秘洞的手指發出更淫糜的摩擦聲,但女人緊閉的嘴沒有發出聲音。

「我知道你現在是多麼舒坦。大概是快要洩出來了吧!不知道我的媽媽會怎麼樣,能不能忍受這樣殘酷的鞭打呢﹖可是非要這樣不可。」

幻想母親杏子哭泣的聲音,和丟棄羞恥的面紗,瘋狂扭動的美妙姿勢,少年的魔性更高昂。同時想起剛才紗夜子用自己雪白的手指玩弄年輕肉棒的同時說的,如何懲罰舞女們的話。

「在舞台上跳舞的那些芭蕾舞者,乳頭和陰核要受到用鉗子或針或蠟燭火的懲罰,鞭打是在陰戶上,開始時每個人都會瘋狂地哭泣,可是習慣以後,只用滾子打在肉縫上,磨擦陰核就會洩身了,你那美麗的媽媽一定也會那樣的。

紗夜子用熱情的囗吻告訴俊介,不難想像在巴塞隆納的芭蕾舞學校唯一的東方美少女紗夜子,如何惹起好色的西班牙芭蕾舞教師殘忍的慾火。

當原島夫人妖媚的痙攣更激烈時,俊介來到扭動的裸體前。這時候紗夜子突然張開眼睛,露出迫不及待的求愛神色,當皮鞭又猛烈抽打在豐滿的屁股上時,從一支閉緊的嘴 發出呼叫聲。

「啊!饒了我吧!我要洩了!」

發出嘲笑聲,原島的手指離開秘洞,從完全暴露出來的玫瑰色肉縫中,就像尿一樣地冒出大量的淫液,紗夜子成熟的上體一面顫抖一面向後翹。

用鏡頭捕捉顫抖的乳房,和高潮中露出妖艷的表情。女攝影師雪白的手握緊少年的怒漲肉棒輕輕說。

「你還是可愛的小鬼,怎麼曾有這樣的東西﹖等一等我會給你吸允,你願意的話也可以舔我的!」

對俊介的嗜好而言,她雖然太年輕,很像女明星竹下景子的美麗女攝影師涼涼的手和巧妙的技術,使火熱的陰莖產生快感。

玲奈強迫地和美少年吻一陣,繼續拍照。

「很希望能早一點把你那美麗媽媽弄到這 來調教,同時和你那可愛的妹妹共同表演。」

少年的手毫不客氣地從玲奈沒有帶乳罩的T恤上抓住新鮮堅硬的乳房,又從沒有穿三角褲的牛仔褲上摸弄肉縫。

「玲奈,你誘惑這個小子,我就會在你的陰戶上鞭打,快去工作吧。」

「可是,他的這個東西太棒了。老闆,等一等我可以和老闆娘玩嗎﹖我想讓他看到同性戀的場面。」

美麗的攝影師好像是雙性戀,用甜美的聲音這樣說。

「攝影完了以後隨你怎麼樣玩。俊介,現在要打媽媽的乳房了。」

原島用細繩把還在起伏不停的乳房綁起,用手指彈一下勃起的粉紅色乳頭

「這樣打的時候,痛苦會增加幾倍。」

乳房被捆綁後露出青色的靜脈,悽慘的魅力使少年凶暴的慾火更熱烈,想到皮鞭會打到乳房的什麼地方,俊介才勉強忍住沒有射出精液。

「老闆,老闆娘最重要的部分看不清楚,用夾子夾住花瓣擴大好不好﹖讓俊介一面從後面玩一面打的鏡頭會更好吧。」

聽到玲奈的話,邪惡少年的眼睛發出光澤,紗夜子的陰戶是比較向上,但從眼睛的高度看,暴露的還不夠,捕捉的鏡頭不夠美滿。

「我贊成,我想看到媽媽更羞恥的樣子,對偷男人的女人,這是當然的處罰。」

「俊介,饒了我吧,不要繼續折磨媽媽了,已經痛苦地快要死了。」

原島對完全沈醉在表演母親角色的妻子,冷冷地哼一聲,在她的臉上用力打一個耳光說。

「兩個人說得對,要把淫亂的花瓣完全暴露出來。」

原島蹲下從裝折磨用具的箱子 拿出有強力彈簧還有附帶子的兩個夾子,在啜泣的紗夜子面前搖動。

「讓俊介來做吧,這樣也許你會更痛苦。俊介,知道怎麼樣弄吧!」

俊介點點頭接過來,毫不留情地在發出痛苦叫聲的女人大陰唇上夾住,然後把帶子用力拉到大腿根上栓緊。

紗夜子像瘋狂地哭泣,夾子夾在敏感的花瓣上形成的痛苦,就是她這種被虐待狂的女人也曾難忍受。

「痛啊,快要裂開啊,你不會讓這個孩子來玩弄我吧!」

在妻子歇斯底里的哭聲還沒有結束,原島就殘忍地說。

「俊介,你去玩弄媽媽的陰戶和屁眼,讓她多一點性感吧,反正從今夜起媽媽是你的奴隸了。」

「啊!你太過份了!」

不理會紗夜子悲痛的哭叫聲,開始對乳房的鞭苔,俊介到她的身後,用手刺入後門的花蕾,挖弄被強迫接大分開的陰洞,捏弄突起的陰核。

被綁得乳房產生的強烈疼痛,還有少年巧妙在兩個洞 玩弄的快感,使這個被虐待狂的成熟女人歇斯底里地哭叫,扭動被綁成X狀的美麗裸體。

陶醉在玩弄火熱濕潤肉洞的感觸 ,少年又想起母親杏子的肉體。

紗夜子和丈夫共同演出受到兒子邪折磨的母親角色,亢奮到極點。

幻想母親在俊介殘忍的凌辱下屈服時,少年的魔性也隨著更強大。

「怎麼樣,你知道錯了嗎﹖你再敢去找男人,我就要割下你那淫亂的陰核,把你趕出去!你就是會變成不會有高潮的身體,男人是祗要有洞就肯和你睡覺,不用發愁的。」

他很顯然地為了表演給扮演兒子角色的少年看,同時也在享受自己的演技。

「你饒了我吧,我再也不敢和外面的男人睡覺了!不要再折磨我了,不要讓俊介玩弄我!我願意在這個孩子的面前為你盡妻子的義務......求求你,我再也無法忍受了。」

紗夜子沙啞的哭聲,帶著從子宮深處產生的快感甜美的顫抖。

原島瞇著眼睛凝視著表現痛苦的美麗妻子,冷笑著說。

「淫亂的母豬!只會想到性交。你真是不知恥的妓女,忍耐到處罰完畢吧。反正已經洩過多少次了,你會老老實實地讓俊介給你插進去,做母親的會好好補償吧,究竟怎麼樣!」

少年的手指又被兩個肉洞的強烈括約肌的收縮夾緊,沾滿大量的淫液。

「爸爸,已經洩過三次了。媽媽的熱洞熱得快要溶化了!」

「你不要說這樣難聽的話了!媽媽保證也會向你道歉的,就在爸爸的面前玩我吧!」

「你這個淫亂的妓女,我要兒子親自用皮鞭打你那個罪惡的肉縫。」

「啊!不要......千萬不能打那 !我什麼都願意做!」

原島冷笑一聲,在拚命慘叫的妻子已經快要變成紫色的乳房鞭痕上又連續抽打數下,最後的一下打在為痛苦扭動的雪白肚子的黑色毛叢上。

「啊!嗚......哇......不行了,我沒有辦法再忍耐了...現在立刻給我插進來吧!」

紗夜子流著眼淚瘋狂地哀求,美麗的嘴唇在顫抖。

女攝影師玲奈看著三個陶醉在虐待狂淫技 的三個男女,捕捉決定性的剎那入鏡頭,不停地按下快門。

更殘忍的皮鞭又打在豐滿的乳房上,紗夜子像吐血般的慘叫聲,撕破地下室 沈悶的氣氛。

在最後打到下腹部的剎那,俊介正在挖弄陰門與肛門的手指,好像要被美麗虐待狂的美女強烈的痙攣所夾斷,火熱的粘液澆在俊介的手指上。

打乳房的刑罰經過十二次鞭打後結果,好像疲憊已極地垂下頭,無力啜泣的紗夜子,俊介替她解開綁在乳房上的繩子,用火熱的嘴唇和舌頭,舔兩個踵起來的肉球,還用力地吸吭乳頭,也毫不客氣地揉搓快要痲痺的乳房。

「今天晚上的老闆,好像勃起得非常硬,老闆娘一定會痛得哭泣。這樣吧,在你們父子玩夠之後,由我妹妹出場,和姊姊表演同性戀如何,我的角色是愛上姊夫的淫邪妹妹。」

玲奈用潔白的手指撫摸著原島粗壯的肉棒,用嬌柔的聲音說。

「玲奈,不能這樣!不能再折磨我了!」

「老闆娘,不......紗夜子姊姊,這個男孩是希望看到我的裸體。」

看到美麗女攝影師投過來的性感秋波,少年的眼睛妄為期望更強烈的凌辱冒出火花,當然想看到三十多歲成熟女人的同性戀場面。

「好吧,也把那個情節加進去。俊介,現在要改變媽媽的姿勢,進行最後的處罰。」

原島蹲在地上解開用全身表示哀求和抗拒的妻子右腳的繩索,然後把這一支腳高高抬越,在膝蓋的部位栓上繩子,再把大腿和上身靠在一起綁緊。

一支腳高高舉起用一支腳站立的紗夜子,把女人的秘處完全展露出來,成熟女人的兩個肉洞,給俊介帶來無比的享受,當丈夫的手粗暴地拉下夾在大陰唇上的夾子時,紗夜子忍不住疼痛大聲哭叫扭動身體。

「俊介,用力用鞭子抽她十次,要從斜下角對準那個肉縫。」

手握皮鞭的少年來到面前時,美麗的少婦忍受不住強烈的屈辱,轉過臉去哭泣。

「老闆,你來替我照相,我要去給這個男孩鼓勵。」

玲奈把照相機交給原島,立刻過來握緊俊介堅硬的巨大肉俸。

「好棒啊!脈動的真厲害,姊姊會給你舒服的,所以要毫不留情地打她,媽媽已經習慣這種處罰,所以你再用力也不要緊,可是你不能射精,這個要射在媽媽的身體 ,要忍耐到爸爸弄完。」

甜美性感的細語,加上美妙的撫摸,便得魔性少年虐待狂的淫慾更高昂。

「姊姊,你要看清楚可愛兒子的巨大陰莖,痛快地接受鞭打吧。」

當俊介的眼光和紗夜子充滿哀求和期待感的濕潤眼光相遇時,第一下皮鞭看準玫瑰色的肉芽揮下去,曾經是古典芭蕾舞舞者的美麗裸體,在這剎那間變得僵硬,然後是瘋狂般地扭動,發出和打在乳房或屁股上時完全不同的慘叫聲。

「好!,確實打在陰門上。」

玲奈露出陶醉的表情,左手伸進自己的牛仔褲 ,挖弄騷癢的陰戶,魔性少年的巨大肉棒在她手掌 跳動,使她感到莫大刺激。

「啊......啊......俊介,你太狠了.....媽媽好難過......也快羞死了!」

就在哭叫的美麗少婦暴露出來的陰門,連續抽打三次。

紗夜子的難以形容的妖媚和悽慘的哭叫聲,引發少年異常的陶醉感,加上玲奈手掌美妙的動作,便他的淫慾更高漲。

完全張開的陰唇內側已經有血滲出,可是從花門流出的淫液量很顯然在增加,真正被虐待狂的女人,用皮鞭打在陰門上時.會達到高潮的話並不是假的。

「媽媽,我讓你洩出來吧!」

俊介用激動的沙啞聲音大聲叫,又連續三次瞄準肉芽打下去。

「啊!俊介!你還是殺了媽媽吧!」

在歇斯底里般的聲音後,紗夜子的叫聲更增加一份刺激感,在大腿上形成一條乳白色的線條,在悽慘的場面中增添一些美感。

「紗夜子,-被兒子抽打淫亂肉縫的滋味怎麼樣﹖你已經洩出來了吧。」

原島對恥辱和極劇痛的異常感的淫樂中,不斷哭泣的妻子,發出冷漠的嘲笑聲,同時非常鎮靜地按下快門。

「啊!痛呀......媽媽快要死了。」

紗夜子含著淚珠的眼睛 露出陶醉的恍惚表情,鞭子打在敏感的花瓣上時,就這樣對少年訴說自己的快感。

原來早已知道有這種事情,可是親眼看到痛苦和恥辱能使女人誘發無比強大快感還是第一次。

這時侯,他不知為什麼肯定地相信,最親愛的媽媽的身上也和紗夜子一樣追求虐待的血液,就因為深愛之故、更決心要讓媽媽嘗到痛苦和羞辱的極限,必要時也可以把媽媽和妺妹帶到這 ,在人家的面前征服她們。

玩膩了以後幓N把她們兩個人提供給原島夫妻作虐待狂的玩物,也可以作色情書刊的新偶像,還有其他列在名單上的女人也要來這 作性慾的奴隸。

這時候的少年已經完全成為魔鬼的化身,把最後的三下在十秒鐘內無情地打在沾滿血和淫液的陰戶上。

俊介陶醉地看著紗夜子潔白的喉嚨顫抖,嘴 不停發出美妙的哼聲,成熟的肉體在痛苦和淫樂的交叉中扭擺,血和大量淫液混在一起順著大腿流下來,強烈刺激的景色幾乎使俊介忍不住要射精。

「俊介,你真了不起,能忍耐過來了。」

聽著玲余的甜美聲音在耳邊悄悄說,少年以非常滿足的感覺聽著不知從何處傳來的美妙旋律,那是蕭伯特的-〃死與少女〃的樂曲,正適合這個甜美而悽慘場面的背景音樂。

抓住無力的垂下頭的妻子頭髮,拉起她蒼白的臉孔,原島把一杯散發出強烈芳香的琥珀色液體倒進她的嘴 。

「這是鎮靜用的白蘭地,對失去精力的女人,白蘭地和注射催淫劑是最有效的,將來你的媽媽也一定會需要。」

紗夜子在恢復清醒後倒在丈夫的懷抱 哭泣。

「快來抱我吧!讓俊介看到作妻子的是如何盡義務的情形,我也會給他補償的。」

「你終於醒悟了,讓我麻煩半天,不過你還是需要注射吧。」

原島用雙手捧起妻子還在啜泣的臉,好像很憐惜地親吻。

「好吧,我知道你想作什麼事,是用俊介的手注射在我的陰戶上嗎﹖」

紗夜子的聲音 又對新的期望含著無比的興奮,玲奈把細小的注射器交給俊介。

「是的,姊姊。會使你那敏感而淫亂的陰戶更性感。」

玲奈用甜美的聲音說,可是立即用男人都不如的粗暴手法奪取紗夜子顫抖的嘴唇,兩個人的舌頭糾纏在一起,同時捏弄因被虐待而騷癢的陰核。

「啊!怎麼可以讓俊介做這種事情!我是你的媽媽啊!饒了我吧。」

原島看著和平時相反的又演出女人同性戀中的女人角色,同時她的情慾越來越亢奮的樣子,故意在玲奈的胸前和豐滿的屁股上撫摸給她看。同時冷笑的玲奈說:

「現在怎麼可以說這種話!你從今天晚上起要作俊介的情婦了,姊夫是我的人了,你說對不對。」

玲奈這樣嘲諷地說著抱緊原島火熱地親吻。

四個人完全配合地表演,使這一場遊戲的氣氛到最高點。

「你們一起來折磨我,好吧,隨便你們怎麼弄,可是我受到兒子的羞辱,就不會忍辱偷生了。」

扮演和姊夫偷情的妹妹角色的玲奈和原島,大聲嘲笑歇斯底里般哭泣的紗夜子。

玲奈的擅長同性戀的手指,把已經張開的姊姊的陰唇又用力拉開,同時把突起的陰核包皮拉開,把少年叫過來。

「你就在這個紅紅暴露出來的地方注射,經過這樣的注射,就是再沒有性感的女人,也會連續洩到死為止。二、三分鐘後就會出現效力。」

俊介一面看不停搖頭用瞪大的眼睛拚命哀求少婦的悽艷的表情,一面毫不猶豫的用針頭深深在陰核刺下去,將一CC的藥劑注入。

知道會有什麼效果的紗夜子,發出悲痛的尖叫聲,使得魔性少年更陶醉,他這時候決心要在征服母親和妺妹時也要使用這個藥,有必要時對那些強姦名單上的女人們,也會毫不留情的使用。

交互地看者紗夜子美妙性感的表情,和受到年輕同性戀看的手指玩弄的女陰,少年沈迷在手淫的行為 ,只有幾分鐘的時間,紗夜子含著淚珠的眼睛出現妖媚的精力,好像要回應玲奈粗魯的指淫,用力扭動美妙的屁股,下意識地將自己的陰戶向前挺。

「現在感到舒服了吧!姊夫呀,你的淫亂的太太正在等你那堅硬的陰莖,快給她插進去吧。」

「饒了我吧......啊哦玲奈......我要洩出來了!」

屈服在用意志是無法克服的強烈性感,紗夜子一面喊叫一面把大量淫液流在玲奈的手指上,被拉開的肉體不停地顫抖。

「啊......親愛的,插進來吧!就在俊介的面前讓我盡到做妻子的義務吧!」

受到強烈催淫劑驅使的紗夜子,張大眼睛哀求。

「你這個淫亂的母豬!是不是對那個男人也說過這樣的話嗎﹖」

玲奈潔白的手指握著的紫色龜頭,在悲慘拉開的陰戶囗,好像故意折磨般地來回磨擦。

「不是的!你要相信我......那是他把我綁起來強迫插進來的......饒了我吧,我發誓再也不會犯那種錯誤......所以不要和我離婚,親愛的......啊!我好難過......快插進來............不要急死我了。」

少年的眼光發直,凝視著受到懲罰的少婦表演的艷技,同時把自己堅硬的肉棒在玲奈的屁股溝 磨擦。

想到有一天母親杏子也在這個地獄的房間 挑撥親生兒子的情慾,犯下敗德淫慾的罪過,然後受到一切殘忍刑罰的羞貌時,在俊介英俊的臉上出現邪惡的笑容。

紗夜子沾滿淚珠的妖艷臉孔不停左右擺動,表示有高潮的嗚咽聲斷斷續續,從顫抖的嘴 冒出來。

對那種只用龜頭在肉縫 磨擦就會不斷洩身的催淫劑效力,以及紗夜子幾乎是病態的被虐待狂,少年不由得發出驚歎的歎息聲。紗夜子拚命地向丈夫哀求肉刑的表情,是那麼美妙性感,少年留下深刻的印象。

「求求你......插進來吧,玲奈,用你的手把我丈夫的堅硬肉棒引進來吧,讓我接受做妻子的懲罰,我快要發瘋了。」

玲奈冷笑後,在那一個姊姊為身體 湧出的淫情哭泣臉上,用力給一個耳光。

「不知恥的女人!讓丈夫插進去以為就能抵銷妻子的罪過嗎﹖我這個作妹妹的都感到難為情。姊姊,有丈夫的人被強姦後,那種難看的場面還被拍照,竟然還有臉活著回來!如果是我,在被男人玩弄之前就會自殺,不過現在還不晚,當你用那淫亂的陰戶給我們三個人補償後,你還是乾脆地自殺吧!原島已經是我心愛的人了,你被離婚後、還要受到兒子的玩弄,這樣活下去要丟盡女人的臉嗎﹖」

聽到妹妹說出殘忍的話,哭著扭動成熟的裸體,原島用冷酷的眼睛看著妻子,故意地抱緊心愛的小姨熱情地親吻。

三個人逼真的演技雖然都很傑出,但淫糜而殘忍冷酷的台詞使魔性少年的心中激起了變態倒錯的激情。

她這個犯通姦罪的身體,在丈夫和親身兒子以及妺妹盡情凌辱之後,失去貞節的妻子要以自殺彌補自己的罪過。

「好吧......玲奈,你說的沒有錯,我至少也還有作妻子、母親、姊姊的尊嚴。現在丈夫已經被妹妹搶走,又被俊介玩弄,你以為我還能活下去嗎﹖今天晚上我要在你們的面前自殺!親愛的,把最後的愛情給我吧!請你盡情地插進來吧!屁股也奉獻給你,當完成對你的義務後,我也要對俊介和玲宗補償,我已經決心要自殺,就像武士的妻子一樣切腹給你們看!」

〃太美妙了!希望媽媽也能這樣!〃吐血般哭叫的紗夜子悽絕的美貌,更增加一份妖媚使俊介陶醉。

「好吧,姊姊,既然有這樣的決心,我就讓你完成最後的義務,來吧,要插進去了。」

玲奈潔白的手指把姊姊流出淫液的陰唇幾乎快要裂開般地拉開,用另一支手握住姊夫還在脈動的肉棒猛然地引進陰洞 。

「好啊.......親愛的,我太幸福了......讓我洩到不能動為止......因為這是我作你的妻子最後一次受到的肉刑......啊......啊!太好了.....子宮都要裂開了......要洩了......俊介......玲奈也看吧!......決定要死的女人會變成什麼樣的淫亂!」

紗夜子逼真的演技還繼續下去。

「啊!又不行了!親愛的......今天晚上為什麼會這樣又硬又粗呢﹖我好痛!......可是又好像身體快溶化了.....向力吧......也在屁股 插進來吧......把女人的淫液弄光吧!啊......太好了......又要洩了......我實在無法忍受了!玲奈,你替俊介堅硬的肉棒吸允吧!可是不能讓他射精......要射在我的陰戶 .....這是作母親的義務......」

身心都在亢奮淫情 的紗夜子,眼睛失去焦點在空中徘徊,卑猥地喊叫聲越來越激烈。

玲奈在少年的面前跪下,把少年那支比原島的更年輕粗壯的肉棒含在嘴 ,用火熱的舌尖不斷地舔,還在馬眼上用舌尖挖弄,就好像要吸取年輕的精力一樣玲奈美妙的舌技使少年不由得全身顫抖,勉強地克制自己不要射精,同時凝視紗夜子在肉刑下苦悶表情和豐滿身體扭動的妖艷節奏。

「媽媽!真想讓你看到她現在這種樣子!我希望媽媽也能變成這樣的女人!我一定會好好給你調教!」

他已經看出母親杏子美麗成熟的身體和心 ,有著和紗夜子一樣異常沸騰的血液和渴望。

原島的肉莖從妻子的玉門猛烈的抽插,發出噗吱的聲音。凶暴的手打在陶醉在被虐待快感 發呆的臉上,以及起伏不停的乳房上。秒夜子的眼睛為痛苦的快感再度張大,發出妖艷的光澤。同時從顫抖的嘴唇發出陶醉的聲音。

「俊介,對淫亂的女人絕不能寬容,在她浪哭叫好的時候,不要忘記一定要折磨她。注意看她的又陶醉又淫邪的眼睛,你的媽媽是只要挨打就會洩出淫水,對不對,紗夜子﹖」

從張開圓洞的陰門流出的粘液,和皮鞭在花瓣上抽打出來的血液混在一起,從雪白的大腿慢慢一直流下去。

「是的......親愛的。我是越受到虐待越會瘋狂的卑賤被虐待狂淫亂女人,用力折磨我吧!就這樣殺死我也可以,反正今晚我要死了。俊介,這就是對淫亂女人的處罰。」

原島又在臉上和乳房上打五六下,用粗糙的麻繩在妻子雪白的脖子上卷兩圈,繞在身後。將插在濕淋淋的肉洞 的陽具拔出,抱住被鞭打紅腫的屁股,猛力的、無情的,把濕淋淋的肉棒插入肛門的深處。

「臭女人,真的想用死來道歉嗎﹖」

「親愛的,你就把我勒死吧!在兒子和妹妹面前受羞辱,不如死的好。發發慈悲用繩子勒死我,用你的手讓我得到解脫吧!」

原島夫妻表演的虐待興被虐待狂的逼真遊戲,使這個只有在觀念上知道的少年,感到強烈的刺激和激動。

第一次瞭解到虐待和被虐待狂最終極的願望,是隨著甜美的痛苦和肉慾的歡樂達到淫慾的死亡。

「玲奈,過來幫忙一下,你姊姊是希望能更痛苦的洩出來。」

性感的同性戀者把自己火熱的舌頭離開少年脈動的肉棒站起來,

「親愛的,我不要,不要玲奈來折磨我!」

知道丈夫殘忍的企圖時,妻子難過的哭叫。

「喲,原來是陰戶感到寂寞了,姊姊,我會玩弄的,要你感到舒服,還是想要俊介又硬又大的肉棒呢﹖在死亡之前能得到父子一起做愛,是女人最大的幸福吧!真棒,陰核還在蠕動,可見你很有性感。」

「啊,玲奈,你不能來折磨我!如果你讓俊介插進來,我就咬舌頭了!」

成熟的女人歇斯底里的喊叫,為妹妹的手指玩弄陰核的樂趣,下意識的將陰戶向前挺出。這時候原島握緊纏在脖子上的繩子,一面笑一面慢慢拉緊。

原島在紗夜子的後門夾緊時的快感,使他發出舒服的哼聲,玲奈也感受到被幾乎夾斷手指的美感,不由得發出讚歎聲,用空出來的一支手摸自己的花心,沈迷在自慰的快感中。

「親愛的,你射吧!在我斷氣之前......把你最後的精液,射給我吧!」

由於過份悽慘的淫戲,俊介非常羨慕原島有這樣好的妻子,美麗性感的少婦,演出快要死亡時的痛苦模樣,也表演出性慾的最高歡樂。

沙夜子那種快要斷氣的表情還帶著恍惚的模樣,成熟女人的裸體扭動的節奏也達到最高潮。

「玲奈......求求你,就讓我這樣死去吧......」

沙夜子甜美的沙啞聲悄悄說。

「不行,姊姊,你不要這樣耍賴,還不會讓你死的。你還沒有對俊介和我做完補償。在那以前,不論多麼痛苦也要活下去。姊夫,再給她插在前面的洞 吧!」

額頭上冒出汗珠的原島,從後門拔出肉柱時,玲奈的手握住紫黑色的肉棒,就插進姊姊的前門 ,在這剎那間從紗夜子的嘴 喊出更激烈的叫聲,全身都開始痙攣,猛然翹起上身。

「她又洩了,真不敢相信這個女人會變得這樣淫亂,現在,讓她再洩一次後,就讓我和俊介玩弄她吧。」

不知同性戀被虐待狂和虐待狂是不是一體的兩面,每次擔任女角而被動的玲宗,現在是異常的亢奮,火熱的演出相同的角色。

原島無情的肉棒開始猛烈在陰洞 抽插,紗夜子的眼睛張開到最大限度,帶著恨意看著殘忍的丈夫,但在口紅已經脫落的嘴唇只是氣喘喘,不說一句哀求的話

玲奈的一支手正在磨擦盯著看半瘋狂狀態的沙夜子的少年肉棒,另一支手撫摸用殘忍的動作折磨妻子的扮演姊夫角色的原島的睪丸。

原島的手不停的揉搓乳頭和後門的菊蕾以及突起的陰核,無情的引發已經為連續折磨變成無氣力的妻子性感,也毫不留情的在流出淫蜜的洞 抽插。

「臭女人,怎麼樣﹖死亡前的性交滋味很捧吧﹖你洩吧!我也給你射進去,你是不是想早一點和兒子干呢﹖」

「是......好啊,親愛的......讓我洩了吧!我要吃你最後的牛奶!」

充滿甜美苦惱的微弱呼叫聲,以及瘋狂熱情的親吻,妻子的美麗肉體激烈的顫抖,這一對完全配合一致的夫妻射出的大量淫液,在結合的肉洞 沸騰的混合。

少年更對紗夜子這個美麗而被虐待狂的女人,所表現的無止境被虐待狂的感情,和無休止的性慾只有感歎。

當歇斯底里的嗚咽和顫抖的動作消失時,原島離開妻子的身體。

「玲奈,給她喝我的和她自己的淫液。」

玲奈用手指撈起從蜜洞 流出來的男女精液的混合液,抹在紗夜子的嘴 ,紗夜子露出陶醉的眼光,伸出舌頭,啾啾的舔雪白的手指。

「姊姊,現在你終於要變成心愛兒子的女人了,我是想要讓你沾滿那個孩子的精液後,變成更骯髒的你。」

在原島解開繩子的時候,玲奈不停的吻秒夜子為著淫蕩的結果還在發呆的臉,同時玩弄她仍舊充血勃起的陰核。

擅長玩照相機的俊介,抓住美麗姊妹無比甜美的癡態鏡頭。不停的按下快門。

「好吧......玲奈,隨你喜歡吧!可是求求你,在和那該子性交之前,至少讓我清洗污垢的身體,整理一下頭髮和臉。」

原島和玲奈交換一下眼神後點頭。

「俊介,你好像對紗夜子很滿意的樣子,她也因為演你的母親角色非常亢奮,一定能拍到非常好的照片,根據我的靈感,你的媽媽會比紗夜子更興奮多少倍,會瘋狂到極點。」

當沙夜子帶者啜泣聲走進浴室時。

「不錯,今晚的老闆娘非常妖艷而且有女人味!大概是快要有月經了吧。淫水也比平常時更濃厚,也異常的多。是真的把俊介看成自己的兒子而興奮了。俊介,現在輪到你做主角了,任何事都照你自己的意思去做吧,老闆是負責照相。」

浴室的門輕輕推開,僅穿一件緊身白色三角褲的紗夜子走出來。

頭髮梳在腦後,深玫瑰色的鮮艷口紅,使性感的嘴唇更鮮明,只有這一點化 的紗夜子,就展露出有異國情調的美感。

經過芭蕾舞鍛煉而現在有許多淫虐痕跡的身體,在雪白三角褲的襯托下,顯出無比的妖艷性感。

「媽媽,到這 來,在我的面前脫吧。」

紗夜子輕輕垂下頭,來到已經暴露出異常亢奮性器的兒子面前。

眼睛凝視著少年巨大肉棒。

「親愛的,我現在就為犯淫亂罪的母親接受俊介的處罰做補償。你看吧!任何厲害的處分我都能忍受。」

少年的手閃動一下,打在祈求肉刑美麗媽媽的臉上。

「快脫下三角褲,把肉縫剝開來給我看!你是有臭穴的淫亂女人!你沒有資格擺出做媽媽的面孔,我要懲罰你。」

紗夜子用陶醉在狂熱 的眼光看著殘酷的少年,歇斯底里的提高嗚咽的聲音,以顫抖的雙手很快脫下幾乎是透明的白色三角褲。

「俊介,看吧,看媽媽罪孽的陰戶,讓我接受誘惑你的懲罰吧。」

和口紅同顏色的指甲,細柔的手指把陰唇拉開到幾乎裂開的程度,把經過淫虐的折磨和丈夫如同強姦般凌辱後的玫瑰色蜜肉完全暴露出來。

陰核以先前更突出充血成紫色,同時不停的蠕動。俊介又在充滿羞恥和罪惡意識的熱情美麗的臉上打兩個耳光。

「俊介!不要打我的臉。媽媽會跪下來給你吸允,什麼都聽你的,玩屁股也可以!」

紗夜子張大的眼睛 含著淚珠,很明顯的出現被兒子打耳光甜美屈辱的喜悅感。

「被爸爸打出很多淫水,現在又餓了嗎﹖用自己的手玩弄吧,還要用力的扭屁股和乳房。」

「你真是殘忍的孩子!這樣想折磨媽媽嗎﹖好吧,媽媽自己弄,但僅流出一次淫水就饒了我吧!」

在俊介的眼睛看,耳朵 聽到紗夜子淫亂的姿態和哀求的叫聲,就好像看到自己親愛的媽媽杏子。兩個人的影子模模糊糊的重疊在一起。

美麗的女人猛然抬起頭,凝視著殘酷的少年,然後陶醉般的做出前後扭動屁股的淫糜動作,開始玩弄自己已經濕潤的花洞。

用雪白的牙齒咬住下嘴唇,還有紅色捆綁痕跡的潔白脖子都妖媚的顫抖,美麗的乳房瘋狂的跳舞,手指在肉洞 挖弄時發出漬漬的聲音。

「姊姊,怎麼樣,在可愛兒子面前手淫一定很舒服吧!而且是暴露在丈夫和妹妹的面前展露出女人的恥辱。」

此時已經赤裸的玲奈,用雪白的手指巧妙的撫摸對母親手淫癡態做視奸的少年粗大脈動的陰莖,用甜美惱人的聲音對姊姊說。

「玲奈,不要說了!我是多麼的卑賤,你也是女人就應該知道的。俊介,啊!媽媽要洩出來了......已經不行了.....你的冰涼殘忍的眼光......使媽媽瘋狂......啊!要洩了!」

尖叫聲和裸體的顫抖,在暗玫瑰色的陰洞 蠕動的雪白手指尖,流出像男人精液般濃密的淫液,在兒子火熱的眼睛下暴露出癡態的母親把兩條腿緊緊閉合,做出彎曲上身的屈伏姿勢,就這樣不動。

這時候,原島手 的單眼照相機已經響十幾下快門和聲音捕捉妻子淫舞的鏡頭。

「俊介,不要忍耐了,用你的肉棒在你親愛的媽媽的陰戶 享受吧。」

「嗯;!爸爸,我已經不能忍耐了,媽媽,跪下來吸允我的肉棒吧!我說好的時候就趴在地上,像淫亂的母狗一樣,就給你插進去。」

紗夜子瘋狂般的哭著,立刻趴在扮演兒子角色的少年面前,抱住他的腰,張開嘴吞下年輕勃起的肉棒,前後用力擺頭吸允堅硬的肉棒。

雖然是為有限的俱樂部成員,但已經有過十幾次受到年輕男人的凌辱,暴露過淫亂癡態的紗夜子,可是現在和這個英俊的少年演出時,就覺得好像被真正的兒子姦淫,產生異常的興奮。

對這個少年熱愛的母親杏子,雖然產生強烈的嫉妒和憎恨,但想到使他真正嘗到歡樂滋味的是自己時,對杏子產生殘忍的勝利感而感到滿足。

〃太太,你的兒子俊介,我要先享受了。我等你和玖美能盡快來到這 。〃

俊介勃起脈動的肉棒幾乎快要爆炸,舌頭舔在龜頭那種感覺傳到腦中,產生無比的快感。

「快插進來吧!兒子呀!」

少年的手抓住沙夜子的頭髮拉開,使她的嘴離開肉棒。

「媽媽,趴下來分開大腿!」

聽到冷酷的聲音,演出杏子角色的紗夜子趴在地上分開雙腿o.

想到比丈夫還要粗大堅硬的肉棒插進子宮 時,會產生的那一種甜美痛苦時,紗夜子炙熱的花洞猛烈收縮。

「臭女人!你說話呀!」

丈夫冷酷的聲音刺入搔癢的子宮 。

「俊介.....來吧!親愛的,玲奈,我要做這個孩子的女人了...」

「用玲奈阿姨的手扶著肉棒插進去吧。」

你們看吧!

「好,你就盡量折磨媽媽吧,讓她得到使你急燥的報應,偶而插進屁股 也好,姊姊,你準備吧。」

玲奈苗條的裸體騎在母狗豐滿的雪白後背上,雙手把屁股的裂縫拉開,然後手指又把發黑的陰唇毫不留情的分開。

這個搞同性戀的女人,用年輕男人的肉棒頭在陰洞口磨擦,讓追求淫慾迫不及待的紗夜子十分痛苦並洩過一次,才用邪惡的手指把堅硬的肉棒一下子插入到根部。

從美麗妻子的嘴 發出快感與痛苦的悲叫聲,這種聲音足以使殘忍的男女進入恍惚之境界,俊介被火熱的陰門夾緊不由得發出哼聲,同時用猛烈的抽插動作狠狠玩弄濕淋淋的肉洞,每抽插一次就使包緊陰莖的肉翻起來又陷下去,那種快感幾乎使他昏迷。

「媽媽會不會有這樣的美感﹖」

「俊介,不論你的媽媽是多麼美麗有魅力,唯有這 還是我的好。這是有絕對信心的。」

少年和代理母親的角色,用緊緊結合的陰莖和陰唇,做無言的交談。

「好!媽媽快要瘋了。俊介的東西為什麼這樣又大又硬。媽媽的陰戶快要裂開了,好像要瘋狂了!」

說出一切淫糜的浪語,紗夜子在丈夫和妹妺殘忍的注視下,演出被兒子強姦的母親角色。

把妻子用狗爬的姿勢被俊介姦淫的場面,一面挺著怒漲的肉棒,從各種角度拍下照片。

幾乎不停的洩身變成茫然自失的陶醉表情,還有在年輕巨莖的磨擦,淫液變成白色泡沫充滿在陰洞口的情形,就用特寫鏡頭拍下十幾張。

俊介的性交經驗雖然不多,但以不像是十五歲年齡應有的淫技使紗夜子瘋狂的哭泣,他同時配合陰莖的抽插運動,用雙手折磨女人一切敏感的地方。用手指挖弄肛門,揉搓垂下來的豐滿乳房,捏弄乳頭和陰核,用力拉恥毛,用手年拍打豐滿的屁股和大腿,使紗夜子在被虐待的快感 嗚嗚哭泣。

看著在兒子殘忍的強姦下屈服的美麗姊姊演出的狂態,沈迷在自慰 的妹妺角色的玲宗,被少年強烈的虐待表現引誘,也參加凌辱的行列。

抬起頭髮散亂的臉,把自己流出很多花蜜的陰戶,讓正在被姦淫的女人用舌頭舔,用夾子夾住豐滿的乳房,或用皮鞭抽打還沒有傷痕的雪白後背,或把她的一條腿高高舉起,讓原島無情的鏡頭拍攝正在受巨莖折磨的淫洞,這樣使紗夜子被虐待的快感更增加,也煽動起俊介的性慾。

「親愛的丈夫,不要看我!玲奈,不要這折磨我了!我難為情的快要死了!俊介,殺了我吧,媽媽有這樣的遭遇還不如一下就殺了我好。啊......痛啊......乳房和陰洞都快要裂開了......求求你,快一點射出來吧......把你的牛奶給媽媽吃吧!」

紗夜子連續的浪叫聲是愈來愈高昂,從陰洞 流出的大量淫液,說明她的快感是多麼強烈。

不斷壓下快門,用迅速的動作更換軟片的原島,也對少年無止境的淫虐性和妻子表現的新鮮魅力不由得發出感歎聲。

他希望能早一點看到使俊介少年有如此強烈性慾原動力的籐浦杏子,這個三十八歲的美麗婦人所具備的魅力。

少年也在後門的菊蕾 抽插,嘗受直腸粘膜的味道,但也發覺紗夜子比二十歲的女人還要緊的陰戶,是最能產生快感的地方。

「俊介,射一次出來,然後還用各種姿勢虐待媽媽,因為還要繼續拍照。」看到三十分鐘後仍舊能忍耐著不射精,繼續折磨幾乎瘋狂的紗夜子的少年,玲奈忍不住這樣說。

魔性少年得意的笑著點頭,他有信心在強姦母親杏子時能變得更冷酷。他最愛的女人,要在魔鬼的兒子折磨下昏過去時,才會把第一次的精液射在子宮 。

俊介是準備採取對男人而言是非常刺激,對被姦淫的女人來說是非常凌辱的姿勢,在紗夜子的身體 射精。首先粗魯的拔出陰莖,然後握住兩支腳,把女人豐滿的下體抬到自己腰部的高度,把雙腿分開到幾乎要裂開的程度,看著像石榴的果實裂開沾滿淫液的陰洞,一下子插到底。

「啊!饒了我吧......媽媽好痛...,這種難看的樣子不要給爸爸看到!」

在甜美的淫痛中慘叫的紗夜子的聲音 ,明顯的顯示出對殘忍少年的讚美

「媽媽,就這樣用雙手爬一圈!」

年輕的聲音發出殘忍的命令,更強烈的刺入碰到搔癢的子宮上,紗夜子在第十幾次的洩身時,全身顫抖著哭叫。

「知道了......媽媽這就爬......」

對少年無止境的殘忍性感到甜美的目眩,紗夜子用雙手開始在地上爬。

「要快一點,你這個淫亂的母親!!」

少年凶暴地吼叫,用手掌在富有彈性的圓潤屁股和大腿上打,用肉棒毫不留情地在陰戶 挖掘。

少年對這樣抽插陰洞還不滿足,不停地玩弄充血更硬的陰核,增加紗夜子的性慾。紗夜子在地上爬時,對陰洞 產生的痛苦與快感忍不住哭泣,連續不斷地洩身,由衷的希望能就這樣迎接甜美的死亡。

原島和玲奈也用彼此的手指互相安慰情慾,對少年出眾的殘忍性和紗夜子荒淫癡熊感到驚歎。

終於完成充滿痛苦的一周時,俊介的手指抓住脈動的敏感陰核猛力把包皮剝開。紗夜子的裸體在這剎那變成僵硬,一陣刺痛感穿過全身,肉門的括約肌夾緊年輕的肉棒,流出又熱又粘的淫液時,少年也發出歡樂的聲音把白濁的液體射在扮演母親角色的女人子宮 。

兩個人就那樣交合在一起,大概有五分鐘的時間沒有動。

「俊介,真是漂亮的強姦,我真尊敬你了。」

玲奈把俊介仍舊勃起的肉棒拔出,好像無比感動似地抱住俊介熱烈親吻。

女人的精華完全被擠出去的紗夜子,分開兩條大腿。連隱藏被兒子姦淫過的陰門的力量也沒有,爬在地上啜泣。

「來吧,讓媽媽做清潔的儀式,性交後一定要她舔乾淨,對你真正的媽媽也要這樣做。」

玲奈握住剛射過精但已經硬硬挺起的年輕肉棒,好像很疼愛似的摸一下,拉起紗夜子的頭,插入美妙的嘴 。

就在紗夜子流者眼淚吸允肉棒時,玲奈從屈服於羞辱的陰戶挖出淫液,塗在紗夜子起伏不平的豐滿乳房上,原島這時候一面不停按下照相機的快門,一面用火一般的眼光看自己的妻子。

「紗夜子,再拍一個鏡頭吧。」

完成姦淫自己的年輕陰莖的清潔儀式,軟綿綿地倒在地上時,原島粗暴地拉起妻子,看到流著眼淚哀求的紗夜子,眼淚和汗水已經使口紅消失,但悽艷的性感再度引發少年的情慾,使陰莖更兇猛地挺起。

「不行,還有三次。老闆,不,姊夫,要把淫亂的女人雙手綁在後面,讓她跪下,然後讓她舔我的陰毛,這是同性戀的場面。最後,俊介還要強姦一次媽媽。」

玲奈這樣冷酷地宣佈。

原島在疲憊已極的妻子臉上連續打兩個耳光使她清醒,然後立刻捆綁,玲奈坐在椅子上分開雪白的大腿,抓住跪在前面的姊姊的頭髮,用力拉過來讓她舔自己濕潤的陰門。

就在同性戀的女攝影師洩身二次,誇大地發出浪叫聲,俊介用皮鞭抽打媽媽的屁股,用皮鞭的柄端挖弄淫肉的裂縫。

「姊姊,現在你要扮演女人的角色,不過今天不給你用假陰莖了。」

玲奈用甜美的口吻悄悄說完之後,把還在喘氣的沙夜子推倒在地上仰臥,然後趴在她的身上開始表演摩擦陰唇興陰核的同性戀。

兩人的身體重量在捆綁的手上產生的痛苦,以及還在催淫劑的效力下膨脹充血的陰核,被同性的陰唇與陰核用力摩擦的快感,紗夜子立刻開始浪叫狂扭,吸引少年火熱的視線。

美麗的淫亂姐妺各洩身三次時,原島說明最後要表演的情節。

「俊介,你也知道在色情書刊不能缺少的場面,就是倒栽蔥的姿勢。你坐在椅子上,讓紗夜子背對著你騎在上面,用你的肉棒猛剌她的同時,還要用手玩弄她的乳頭和陰核。紗夜子要自己扭動屁股表現快感,另外也可以加入玲奈撫摸紗夜子,或用皮鞭抽打乳房的場面。」

少年露出得意的笑容看著仍舊喘呼呼的美麗少婦,想到又能充分享受紗夜子又緊又熱的蜜壺所帶來的的美妙滋味時,心 就開始興奮。

「今天晚上因為俊介和玲奈臨時加入美妙的節目,比預定的時間長了,所以自殺的場面延到後天吧。」

「我還可以在媽媽的身體 射一次嗎﹖」

少年用哀求和對淫虐期望混和在一起的火熱眼光,看著紗夜子問原島。

「當然可以,紗夜子也想要的,對不對﹖」

原島夫人把沾滿淚珠的疲憊面孔從丈夫冷漠嘲弄的眼光轉開,發出低的嗚咽聲。

就在玲奈為紗夜子整理頭髮和臉上化 的期間,俊介從她的身後任意地玩弄陰戶和肛門。

「現在開始吧。」

原島的聲音宣告再度開始攝影。

「來吧,媽媽。再給你插進去一次。」

俊介在哭泣的母親臉上打一個耳光,抓住提高嗚咽聲的肩頭,拉到椅子的旁邊。

「饒了我吧!媽媽已經受不了......太殘忍了......讓爸爸看到被你凌辱的樣子!我不要了......媽媽不是那樣的女人。求求你放過我的陰戶吧......因為我是爸爸的妻子,我用嘴讓你射出來吧。」

俊介想到媽媽杏子也一定會跪在我的面前說同樣的話;內心一陣激動,於是在扭動赤裸的身體,絕望地表示抗拒的紗夜子的乳房上,猛烈打幾下,同時發出怒吼。

「住口!賣淫的母豬!忘記自己哭著發誓的話嗎﹖快面對著爸爸他們,騎到我身上來。」

紗夜子在亢奮的淫邪情慾的火焰燃燒中,嗚咽著騎在兒子粗壯的腿上。俊介殘忍的手指立刻拉開充滿花蜜的陰唇,將硬挺的肉棒對正後,一下子就插進到根部。

「啊......痛啊!」

這種姿勢,少年雖然不能面對面地接吻,或舔乳頭或咬乳房,或看到在痛苦和快感中露出的魅力十足的臉孔,但這是色情刊物絕對不可缺少的場面,所以也只有放棄想正面擁抱的想法了。

但是在她的耳邊不停地說出最淫邪的話,同時用舌頭舔她的耳朵。在聽到無比淫邪的話,紗夜子就會異常地亢奮扭動屁股,夾緊少年的陰莖發出浪叫聲。

「好多淫水!今晚的紗夜子姐姐太異常了,究竟要洩幾十次才能滿足呢﹖大概她對俊介是真的喜歡了。」

玲奈看著從插入年輕肉棒的陰洞下面,不停流出的淫液,和隨著紗夜子扭動翻轉的玫瑰色陰唇,好像非常感動的樣子。

她這一次沒有干涉,只是把屁股向後挺,一下子就讓原島把陰莖插入陰門 ,享受著快感,搖動著乳房。

在四個火熱的眼睛凝視和鏡頭的閃光下強姦紗夜子的刺激,使少年產生極大的陶醉感。

原島不停地用照相機捕捉美麗妻子異常的癡態和充滿魅力的表情,按下快門的同時,也享受玲奈扭動陰部所帶給他的快感。

他隨著自己變態的情慾,過去讓十幾個年輕男人姦淫過紗夜子成熟的身體,也拍成了照片,可是紗夜子這樣顯出亢奮的狂癡模樣,連續洩身還是第一次看到。

扮演被兒子強姦的母親角色過去也有三、四次,但沒有一次像今天這樣真正投入的演出。

少年是在紗夜子的身上投影熱愛的美麗母親影子,享受代替角色的虐待快感,但妻子很明顯地對這個英俊少年產生愛情。

當少年的手指巧妙地玩弄充血如豆的陰核時,或少年舔著因汗水沾上頭髮的雪白有高雅氣質脖子,同時在耳邊輕聲說什麼話時,紗夜子就會發出甜美的哼聲,讓上身向後挺,扭轉沈迷在淫樂 的妖艷美麗臉孔,讓少年親吻她的唇與舌,拚命地扭動豐滿的屁股。

不論怎麼看也不像演技,也不是催淫劑的力量。紗夜子是完全陶醉在心愛男人的淫虐行為 。

像西班牙女人在異國情調的美貌,閉上眼睛顯出恍惚的表情。原島看到性感的嘴唇輕輕蠕動,絕對是在說我愛你。他露出冷酷的笑容產生長久以來沒有過的對妻子淫虐的情慾。準備讓少年回家後要通宵使紗夜子接受犯通姦罪的刑罰。

當然也要讓玲奈擔任助手。過去紗夜子對於玲奈是以男人的角色君臨,可是從今天晚上開始立場就要顛倒過來。

原島的陰莖已經膨脹到極限,在玲奈的陰洞 蠕動,快美感使玲奈不停地扭動屁股。但原島對俊介一點也沒有感到嫉妒,反而對自己的選擇沒有錯誤而感到高興。他是提供美麗少婦和可愛少年的供應者,同時對那些已經到手的被虐待的犧牲者們將會成為最好的調教師。而且還能扮演折磨心愛的美麗妻子時的最佳興奮劑,對他來說,訓練俊介成為一石三鳥的存在。

「俊介,求求你,快射出來吧!媽媽痛苦地快要死了......饒了我吧!」

紗夜子嗚咽的同時用甜美的聲音哀求,瘋狂地上下擺動屁股磨擦堅硬的肉捧。

「兒子的陰莖有那樣好嗎﹖不知恥的淫亂女人,一直洩到浪死為止吧!」

「是呀,姐姐竟然能在丈夫的面前和兒子這樣膩在一起。」

紗夜子在這時候也發覺在丈夫和玲奈的聲音 已經沒有演技的成分。

「好吧,隨便你們兩個人怎麼樣吧!我反正是原島的賣淫奴隸。可是我愛這個孩子,能使我這樣真正陶醉的男孩,他還是第一個。」

紗夜子很早就發現玲奈愛她丈夫的事。想到今晚會被丈夫和玲奈認真折磨產生的快樂時,有一股觸電般的感覺刺激紗夜子熾熱的子宮。

已經有幾年沒有真正嘗到丈夫殘忍的性愛,所以幻想自己在美麗的玲奈面前無法忍受痛苦與強烈性感,倒在丈夫的懷 昏過去的情景,紗夜子就像挑撥丈夫的殘忍慾火的樣子,夾住年輕的肉棒盡情地狂舞,也誇大地表現浪哭的表情。

「俊介......啊!媽媽太舒服了......又要洩了......求求你和我一起射吧!」

雖然是經過一天幾次的手淫鍛煉,十五歲少年的敏感肉棒,對熟悉一切淫技的性感陰壺的認真演出,還是無法忍耐。

「啊...!媽媽......我已經不行了。」

歡樂的呼叫聲後,少年的手抓緊富有彈性的豐滿乳房,第二次在紗夜子的子宮 射出精液。

原島用照相機捕捉靠在少年的懷 還在輕微顫抖的妻子陰唇和肉棒之間流出的白色精液和陶醉的表情,這才結束攝影。

「俊介,辛苦你了。已經十一點,明天還要上學,該回去了,不然媽媽會擔心的。」

「你等一下,我開車送你回去。」

紗夜子緩慢地離開結合在一起的身體,用三角褲溫柔地擦拭少年已經萎縮的陰莖,然後夾在自己的大腿根 ,在俊介的臉上吻一下,跑進浴室。在淫邪的亢奮冷靜後的紗夜子,從全身散發出充滿女人味的羞恥感。使少年感到困惑。在浴室中,用溫水的洗滌器沖洗少年射進來的精液,紗夜子滿足地歎一囗氣,可是突然感到沖洗掉少年熱愛的證據很可惜,就用手背撈起放在嘴 吞下去。

「你的精液真好吃!啊,真羨慕你的媽媽!你的媽媽一定會懷孕的!」

陶醉地聞著,用舌頭品嚐和五十歲的丈夫不同的,充滿年輕邪惡活力的強烈精液味道,紗夜子已經忍不住地撫摸又開始產生騷癢感而勃起的陰核。

「啊,我真是淫邪的女人。還要送那個孩子回去啊。對了,這一次要假裝我是他同學的媽媽,去見一下杏子。」

拭去邪念就穿上丈夫最喜歡的青藍色三角褲,走出浴室穿上洋裝,丈夫他們好像還在客廳 。

對著鏡子梳頭髮,重新化 時,丈夫不聲不響地走來從後面抱住紗夜子在耳邊輕輕說。

「紗夜子,今晚你要有準備。因為你要接受心理上犯通姦罪的處罰。」

敏感的乳頭在丈夫的手 又變硬了。

「看到你和玲奈冷漠的眼光時就知道了。你們兩個人盡情地折磨我吧。你是想讓玲奈征服我吧。你是愛她的。可是我願意以妻子的立場補償給你。因為我喜歡那個男孩子。如果有那樣好的兒子,我每天會主動地和他性交,而且一定會懷孕。遊戲的工作變成真的,真的是很諷刺啊!可是我真正愛的還是你,這個你一定要相信。」

在淫邪的愛情下結合的夫妻,擁抱在一起熱吻。

「我該走了,不然會太晚。我準備去看一眼杏子o她是我的情敵,也是很快就要成為被你玩弄的女人。」

把鑰匙插在汽車的電門 後,紗夜子又無法克制從心 產生的火熱感情,把坐在助手席上的英俊少年摟過來,對愛人一樣地熱情熱吻,同時伸出左手摸他的褲前。

「我是愛你的!你是迷上媽媽了,可是多少有一點喜歡我吧。」

握緊少年也已經硬起來的肉棒,用興奮的囗吻悄悄說。

「是,和媽媽一樣地喜歡你,我希望每天都能像今晚一樣地性交。」

「真高興,我也是。但我是有夫之婦,只有在丈夫面前才能做你的女人。你要答應我,當你和媽媽玩膩了,就拿我和你媽媽交換。我至少還有十五年能使你感到滿意。」

「好啊。為了你,我願意把媽媽送給原島先生,玖美也一起送給他。」

這樣說完畸戀的告白和再一次熱吻後,紗夜子就開動汽車。深夜空蕩蕩的公路上以八十公里的速度奔馳,紗夜子同時要少年用手在她身上撫摸一直在騷癢感的乳房和陰戶,從嘴 發出惱人的歎息聲,也洩了身。

來到俊介家 附近的樹林時,紗夜子轉動方向盤開進樹林 ,熄滅車燈,抱住少年。

「俊介,在這 再性交一次吧!我不願意就這樣分手。」

迷上邪惡的少婦,迫不及待地打開少年的褲前,拉出一支膨脹的肉棒含在嘴 。

俊介也產生凶暴的衝擊,拉下紗夜子的三角褲,撫摸濕潤的陰戶,撥弄堅硬突出的陰核。

「我已經無法忍耐了!到外面去吧!在那棵大樹下,把你那堅硬肉棒插進來吧!」

紗夜子用大膽地把洋裝拉起到乳房上的姿勢,被俊介的手指弄得喘呼呼的走在大樹的旁邊。

「如果你喜歡我,就狠狠地折磨我吧!」

想到回去以後會被丈夫和玲奈用冷漠淫邪的眼光檢查陰戶的屈辱時,血液就猛然向頭上衝感到目眩。雙手伸到後面抱住大樹,在月光下顯出雪白的大腿分開站立。

「俊介,快用你的肉棒來處罰我吧!我是你的奴隸。」

當火熱堅硬的肉棒粗暴地頂入蜜洞,紗夜子用力扭動屁股吞下到根部。

「啊......太好了,我真幸福.......」

如果能再一次獲得心愛英俊少年的精液射在子宮裹,對丈夫和玲奈的任何虐待懲罰都能忍受了,紗夜子這樣對自己說。

「用力地咬我的乳頭和乳房。」

顫抖的嘴唇要求少年堅硬的肉棒加快抽插的速度,同時拚命克制自己不要發出歡樂的尖叫聲。因為龜頭只要碰到子宮就會洩出淫液。

「為什麼會這樣好呢﹖一個晚上 能洩出這樣多的次數,連自己都不相信。這不是藥物的關係,也不是我淫亂的關係。」

少年用雙手抱緊為情慾迷亂的少婦的柳腰,用力咬豐滿的乳房和堅硬的乳頭。每咬一下成熟的肉體就會痙攣,淫門縮緊幾乎要把陰莖夾斷,克制不住的浪聲從美麗的嘴 哼出來。

「我愛你......,把你的牛奶完全射在我的身體 吧!」

「我也愛你!比剛才舒服多了.......我已經不能忍耐!」

沒有原島和玲奈以及冷酷鏡頭,使這一對相愛的少年和美麗成熟女人在幾分鐘之內就達到性感的最高峰。

射精之後,少年把僅次於母親之後,熱愛的美麗女人顫抖的雪白裸體抱住不放。當少年的陰莖萎縮離開身體時,紗夜子跪在地上用熱情的舌頭把肉棒上的淫液舔乾淨,少年把自己的從女人陰戶 流出來的精液,用手指撈起來送進女人的嘴 。

「該走了,我的沾上淫液的三角褲送給你,要常常想到我!」

打開車內燈,用後視鏡整理頭髮和補 ,這時候紗夜子濕潤的大眼睛好像散發出對情敵的嫉妒和哀怨。看在少年的眼 ,對今晚母親杏子和紗夜子戲劇化的見面感到莫大興趣。

魔性的標的 美麗軀體的哀求 瘋狂的性慾歡樂 淫辱的奉獻 敗德的犧牲品


Site hosted for free by Kinghost.com